首页 > 党员天地 > 党员文萃
云上那曲、净心之旅——援藏小记
作者: 欧斐    来源:杭州市中医院总支部    发布时间:2016-10-20
 

 

  2016年的8月中旬到9月中旬,我有幸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对口援助西藏开展包虫病流行情况调查工作,人生因此多了珍贵而难忘的经历。 
  8月12号我接到科主任通知《浙江省卫计委紧急通知我院选派一名超声医生参加援藏包虫病流行病调查工作》,虽然家里女儿才三岁、家里的房子正在装修,我离开会极大增加家人的负担,但是一想到能前往西藏参加这项光荣的任务,为牧区人民服务,我和家人沟通后家人全力支持报名参加。16日上午前往空疗参加缺氧测试,虽然测试时间只有五分钟,但是让我感受了一下海拔五千米、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的三分之一的感觉。通过了测试我信心满满。随后按通知我带着简单行囊于18日中午自带超声仪器报到。临行前院领导和农工杭州市中医院领导前来家中看望并送行。 
  18日下午省卫计委主要领导召开动员会,卫计委徐润龙主任表示:西藏自然条件恶劣,西藏自古流传“阿里远、那曲高、昌都险”,我省对口援建的那曲地区,平均海拔4600米,气候高寒干燥,自然条件极其艰苦。包虫病是牧区严重危害人畜健康的寄生虫疾病,做好流行病学调查将为有效防控提供准确数据。此次任务时间紧、任务重、要求高、意义重大、使命光荣,中央领导高度重视,希望大家能充分做好思想准备、认真培训、保障安全、扎实工作、不辱使命,树立浙江良好的形象作风,省卫计委也将尽全力给于大家保障工作。通过动员会我更深入的了解到此行的重大意义,坚定了我努力完成使命的决心。
  一般来说前往高原3500米以上都要有一周左右从低海拔逐渐升高的适应过程,但任务紧急,我们全体24名流调人员没有调整适应时间,直接启程转机成都飞赴拉萨(海拔3600米,含氧量约为平原的一半),经过近18小时的行程的我们抵达拉萨,西藏自治区寄生虫防治所领导在机场给我们举行了献哈达仪式,欢迎我们对口援藏人员,带上圣洁的哈达,兴奋过后我们更觉得责任重大。
  由于没有适应过程,第二天团队大多数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我的反应更明显,头晕头痛、恶心呕吐,整个人感觉很差,当时真有种想要放弃的想法,带队的姚立农领队看到我俩问挺得住吗,不行直接送我回杭州,我心想我是代表杭州、代表农工杭州市中总支来的,怎能轻言放弃,后经过保健医生吸氧和其他对症治疗两天后,我的情况逐渐好转,一边适应高原反应期一边参加了为期三天的西藏自治区包虫病流行情况调查培训班。
  包虫病是一种牧区严重危害人身体健康的人畜共患寄生虫病,可对肝、肺、脑、及骨骼等几乎所有器官和组织造成损害,其中泡型具有高度致死性,10年病死率为94%,又称“虫癌”,对患者及其家庭造成严重的健康危害,同时也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给农牧业生产带来巨大的损失。西藏是包虫病流行危害最严重的地区,本次包虫病调查是历史上西藏开展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包虫病调查。超声对包虫病有独特的诊断及治疗评估价值。通过培训我更直观的认识到包虫病对牧区群众的危害,我们流行病学调查意义重大,工作更要认真细致。
  23号早晨我们浙江团队24人驱车前往那曲地区。从拉萨到那曲海拔上升了一千米,车窗外高原风景很美,但大家再次被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困扰,无心风景。经过8个小时的颠簸,我们抵达那曲当地主要领导前来慰问我们,感谢我们不远万里前来这么艰苦的地方援藏,他们有部分是援藏干部,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适应高原,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浓缩葡萄糖并分享了很多克服高原反应的经验。
  经过三天的修整适应,虽然还未完全适应,但为了尽快开展工作,我们分成八组于27号分别前往不同的县、乡、村开展包虫流行性病调查工作,我们杭州组的任务是两个镇、四个村、每村要求至少超声筛查200人,每人要求三个检查项目(肝胆胰脾肾、后腹膜、腹腔),由于牧区村落人员居住分散,检查项目多,检查准确性要求高,我们还伴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所以任务繁重。虽然做了足够的思想准备,但是当我们抵达筛查第一个村时,我们还是被众多聚集的牧民震撼了,由于当地医疗条件差,他们很渴望这次免费筛查的机会,一大早就在村委会门口等我们了。


    村委会条件简陋,我们因陋就简用小桌子当做工作台,长椅子当做检查床,打开超声检查仪开始为牧民筛查,为了保证检查质量我和同组医生商定凡是确诊和疑似的病灶我们两人都要相互会诊,以避免误诊、漏诊。刚检查没几个人我就发现一名男性牧民右侧髂窝有一枚混合回声包块,根据培训的知识我们判定为囊性包虫病多子囊型,第一次筛查出包虫病灶,让我异常兴奋,但是兴奋过后更觉的我们的责任重大,容不得半点马虎大意,虽然包虫病最常见的部位是肝脾肾等实质性脏器,但是后腹膜及腹盆腔内转移也是并不少见,而这些部位超声检查如不仔细很容易造成漏诊。海拔4600米真不是随便说说的,平静的时候我还能勉强应付,但在高强度的超声筛查时,我们脑力、体力消耗明显增加,给我做翻译的是当地的一名超声医生,由于平时没有外出学习的机会,她渴望学习新的知识,检查中我会将一些疾病的诊断及鉴别诊断讲给她,经常我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不得不靠吸氧维持。
    我们的中饭也是很简单的,一般都是当地村提供的盒饭,中午吃完饭我们简单休息一下就开始下午的筛查,一般下午都要忙到五六点。
    很多牧民受意识和条件所限,生病时多数不去过正规医院,检时他们会告诉我们哪里痛、哪里不舒服,我们用腹部探头给他们做尽可能更多的检查项目,帮助发现疾病,指导他们就医。刚到那曲时,浙江援那曲干部希望我们在筛查时能为十二岁以下儿童做简单的心脏疾病筛查,这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但是我们没有牢骚和怨言,我们用现有的超声仪器细心检查。工作虽然很累,我们也听不懂藏语,但是每每看到筛查后淳朴的牧民朝我们微笑点头表示感谢时我们还是很有成就感、内心的满足不言而喻。在西藏医生有着崇高的地位,这一点在内地是不能比拟的。在我们工作期间当地村干部很配合我们工作,不仅维持好次序,还烧好酥油茶到给我们喝,酥油茶飘香,喝到肚子里暖心啊。     我们一般工作三到四天休息一天,由于是高原缺氧高强度工作后疲劳感明显,而且睡眠质量差、胃口不好,短期休息后还是感觉很累,但是想到后面的工作一环接一环,我不能掉链子,必须继续坚持工作。
  在给第三个流调村进行筛查时,我们突然接到通知国家流调专家组将对我们进行督导检查,当时我们心里有点紧张,担心自己做的不好,影响浙江的形象,但当两位专家现场观看了我们的检查过程、听了我们的工作汇报、查看了已经做好的流调表格、询问了现场的牧民,并随我们一起入户给一位行动不便的牧民现场超声筛查后对我们的工作给予高度赞扬,王立英专家评价说:杭州组流程规范、工作仔细耐心、表现优异,老百姓说好才是真的很好!这样高的评价让我们很受鼓舞,激励我们更加严格按照流调要求做、为牧民考虑更多、把工作做细做实。是的,我们做得非常棒!
    我们四个筛查村工作量大、条件艰苦,但在我们三人共同努力下都顺利完成了筛查任务。在流调的过程中我们的兄弟组的一位超声医生因为身体原因,提前结束在那曲的工作返回浙江,这种突发的情况导致他们组仅剩的一位超声医生工作量倍增,他们压力很大,我们得知消息后决定抽自己休息天前往他们的流调点油恰乡帮助完成流调筛查任务。油恰乡距那曲来回有六个小时的车程,道路条件差,有一段路一边是山崖一边是河谷,而且沿途基本没有手机信号。一路颠簸后我们来到流调点随即开始工作,完成牧民流调后在下午四点半我们前往小学对抽样村的学生进行筛查,快六点时我们完成筛查后准备吃饭并返回那曲,其他村周末送小孩的牧民闻讯后,强烈要求检查,看着淳朴的牧民和可爱孩子,虽然我们已经很疲惫了,但是我们依然给予筛查,等我们忙完检查时,发现已经晚上八点了,窗外已是漆黑。
    我们简单吃了两口饭便登上返回那曲的车,没开多久司机就发现我们的丰田酷路泽刹车异响、刹车故障灯亮起,而天很黑了前车据我们较远,山谷里又没有手机信号,这让我们都很紧张,好在汽车还能勉强行驶,就这样我们战战兢兢的开回了那曲,回到住处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事后我们还觉得心有余悸啊。
  那曲的现场流调工作持续两周多,现场筛查结束后,我们超声医师配合疾控人员核对数据、录入数据库,确保我们的数据能准确反映实情。
  大家一想到西藏总会提到蓝天白云、牧草牛羊,还有那淳朴黝黑的牧民,可是当我来到西藏,深入那曲乡村时除了高原反应外,这里艰苦的自然条件、医疗条件的落后、牧民习惯和意识的落后才是深深震撼我的,我作为一名超声医生每天为每个牧民的筛查看似平常,但我的诊断和建议对他们来说都极具意义,我们的诊断可能改变他们的一生。他们的自然淳朴、他们对医生的信任、他们的生命的豁达,都是我在内地感受不到的,这次西藏之行对我来说是一次净化心灵之旅,抛弃医患之间的成见,抛弃繁华之后浮躁,宁静内心,一心一意服务好每一位患者。身为农工党员的我在医者路上要牢记习总书记的话: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附件: